首页 >> 行業新聞 >>行業資訊 >> 涵蓋多種細胞類型產品!《細胞治療產品研究與評價技術指導原則(試行)》發布
详细内容

涵蓋多種細胞類型產品!《細胞治療產品研究與評價技術指導原則(試行)》發布


為規范和指導按照藥品研發及注冊的細胞治療產品的研究與評價工作,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組織制定了《細胞治療產品研究與評價技術指導原則(試行)》,現予發布。



細胞治療產品研究與評價技術指導原則

(試行)

一、前言


近年來,隨著干細胞治療、免疫細胞治療和基因編輯等基礎理論、技術手段和臨床醫療探索研究的不斷發展,細胞治療產品為一些嚴重及難治性疾病提供了新的治療思路與方法。為規范和指導這類產品按照藥品管理規范進行研究、開發與評價,制定本指導原則。由于細胞治療類產品技術發展迅速且產品差異性較大,本原則主要是基于目前的認知,提出涉及細胞治療產品安全、有效、質量可控的一般技術要求。隨著技術的發展、認知的提升和經驗的積累,將逐步完善、細化與修訂不同細胞類別產品的具體技術要求。由于本指導原則涵蓋多種細胞類型的產品,技術要求的適用性還應當采用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的原則。


二、范圍


本指導原則所述的細胞治療產品是指用于治療人的疾病,來源、操作和臨床試驗過程符合倫理要求,按照藥品管理相關法規進行研發和注冊申報的人體來源的活細胞產品。本指導原則不適用于輸血用的血液成分,已有規定的、未經體外處理的造血干細胞移植,生殖相關細胞,以及由細胞組成的組織、器官類產品等。


三、風險控制


由于細胞治療產品種類多、差異大、性質復雜多變、研究進展快、技術更新迅速、風險程度不同,因此,對于不同類型產品,可基于風險特征和專項控制措施,采用適合其產品的特有技術。


細胞治療產品的風險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細胞的來源、類型、性質、功能、生產工藝、非細胞成分、非目的細胞群體、全生產過程中的污染和/或交叉污染的防控,以及具體治療途徑及用途等。不同細胞治療產品的制備及使用過程可能會給患者帶來不同程度的風險。細胞治療產品應根據不同的風險制訂相應的風險控制方案。從細胞治療產品研發初始,應根據已有認識及其預期用途進行全面分析,并應在整個產品生命周期內不斷地收集和更新數據,明確和防范風險。


在評估產品的整體風險時,應考慮各種因素對產品風險的影響,比如細胞的來源,細胞的操作程度,細胞的增殖、分化、遷移能力,細胞體外暴露于特定培養物質時間、細胞培養時間、細胞存活情況和細胞代次,非細胞成分的毒性作用,物理性及化學性處理或基因修飾/改造對細胞特性的改變程度,細胞和生物活性分子或結構材料組成的組合產品,激活免疫應答的能力,免疫識別的交叉反應,使用方式以及對受者的預處理,類似產品的經驗或相關臨床數據的可用性等多方面因素。


在細胞治療產品的研發中,應不斷綜合各種風險因素進行分析評估,特別是應將綜合風險分析結果用于:確定與產品的質量和安全性相關的風險因素;確定在非臨床和臨床應用中所需數據的范圍和重點;確定風險最小化措施的過程等。


細胞治療產品中的細胞來源、獲取和操作過程應當符合倫理。生產者應建立“知情與保密”管理體系,一方面讓供者充分了解細胞的用途和使用情況,另一方面讓供者的個人信息得到充分的保護。對于制備過程中不合格及臨床試驗剩余的細胞治療產品或供體細胞,必須采用妥善、合法并符合倫理和生物環境安全性相關要求的處理方式。


細胞治療產品的生產者應建立產品可追溯的管理體系,以確保產品從供者到受者全過程的可追溯性。需列出供者—產品—受者鏈,或自體產品—受者鏈,需規范和監控生產操作過程,嚴格防控不同供者樣品(或不同批次樣品)的混淆。


四、藥學研究


(一)一般原則


由于細胞本身具備體內生存、自主增殖或/和分化的能力,其藥學研究和質量控制應充分考慮以上基本特征,同時細胞治療產品應符合藥品質量管理的一般要求,臨床用樣品的生產全過程應當符合《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的基本原則和相關要求。生產過程中應特別關注人員、環境、設備等要求。細胞治療產品的生產應建立全過程控制體系,生產工藝應經過嚴格的工藝驗證并建立清晰的關鍵控制點;應嚴格控制生產用材料的質量并建立生產線清場的操作規范,避免生產用原材料和生產操作過程中可能引入的外源性污染或交叉污染;應制訂有效的隔離措施,防止不同供者來源制品或不同批次產品的混淆。


研究者需根據產品自身的特點綜合評估供者細胞應用的合理性。一般情況下,采集前應對供者進行篩查,包括健康狀況的全面檢查(如一般信息、既往病史和家族性遺傳病等)、病原微生物的感染篩查和在危險疫區停留情況的調查等。


(二)生產用材料


生產用材料是指用于制備細胞治療產品的物質或材料,包括細胞、培養基、細胞因子、各種添加成分、凍存液、基因修飾/改造用物質和輔料等。生產用材料直接關系到產品的質量,因此研究者應建立良好、規范的生產用材料的質量管理體系,包括使用風險的評估、對關鍵生產用材料的供應商的審計和制訂質量放行檢測機制等工作程序。


1.細胞


1.1供者細胞


供者細胞來源應符合國家相關的法律法規和倫理的要求,供者細胞的獲取、運輸、分選、檢驗或保存等操作步驟應經過研究和驗證,并在此基礎上制訂明確的規范和要求,比如供者細胞的特征、培養情況、代次、生長特性、保存狀態、保存條件以及檢驗情況等。原則上,對于適合于建立細胞庫的供者細胞應建立細胞庫進行保存和生產。細胞庫的層級可根據細胞自身特性、生產情況和臨床應用情況綜合考慮;并應建立細胞庫的檢驗標準,檢驗應滿足安全性、質量可控性和/或有效性的基本要求。


1.2生產過程細胞


生產過程細胞,如生產病毒用細胞,原則上應該符合來源和歷史培養情況清楚、安全性風險可控、符合生產技術的需要和建立細胞庫管理的基本原則。


2.其他生產用材料


2.1原材料


生產用原材料的來源、組成、用途、用量和質量控制等情況應明確并合理。選擇原材料時應考慮其使用的必要性、合理性和安全性,比如可能導致細胞突變或存在致敏可能性的非預期影響等,并應開展工藝去除效果驗證和安全性風險評估,必要時對其殘留量進行放行檢測。應盡量采用已經獲得批準用于人體的或符合藥典標準的原材料。生物來源的原材料,應進行全面的外源因子檢測,并應考慮到技術發展對新型外源因子的認知。自體使用產品應嚴格防止可能存在的外源因子傳播的風險。


細胞治療產品生產過程中使用的篩查試劑盒、分選試劑或材料、細胞分離或活化用抗體或磁珠、培養基、培養過程的添加物和與產品或中間樣品接觸的生產設備或材料等應經過嚴格的篩選和適用性的評估,應關注感染性病原微生物和免疫原性等安全性風險,建議盡量使用經監管當局批準的產品,否則建議使用適合產品的高質量級別的產品。細胞培養過程中,應盡量避免使用動物或人來源的物質,比如應盡量避免血清的使用,若必須使用血清,需要提供相關的研究資料說明使用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嚴禁使用疫病流行區來源的動物血清;不得使用未經過安全性驗證的血清。


對于需要經過基因修飾/改造的產品,應明確基因修飾/改造過程中采用的基因物質材料的來源、組成和質量控制情況,具體要求可參考相關的技術指導原則和/或文件。由于基因修飾/改造用物質可作為終產品的物質組成,因此應符合藥品的生產質量管理規范。


2.2輔料


細胞治療產品中輔料的使用、用量和質量情況應加以研究和驗證,證明其使用的必要性、安全性和合理性。宜優選經批準可用于人體的輔料,否則需要開展全面的研究與評估。對于新型的輔料應開展適當的非臨床安全性研究。


(三)制備工藝與過程控制


細胞治療產品的制備工藝指從供者獲得供者細胞到細胞成品輸入到受者體內的一系列體外操作的過程。研究者應進行工藝的研究與驗證,證明工藝的可行性和穩健性。生產工藝的設計應避免細胞發生非預期的或異常的變化,并滿足去除相關雜質的要求;需建立規范的工藝操作步驟、工藝控制參數、內控指標和廢棄標準,對生產的全過程進行監控。研究者應不斷優化制備工藝,減少物理、化學或生物學作用對細胞的特性產生非預期的影響,以及減少雜質的引入,比如蛋白酶、核酸酶、選擇性的抑制劑的使用等。建議盡量采用連續的制備工藝,如果生產過程中有不連續生產的情況時,應對細胞的保存條件和時長進行研究與驗證。建議盡量采用封閉的或半封閉的制備工藝,以減少污染和交叉污染的風險。


生產工藝全過程的監控包括生產工藝參數的監測和過程控制指標的達成等。研究者應在對整體工藝的理解和對生產產品的累積經驗的基礎上,明確過程控制中關鍵的生產步驟、制訂敏感參數的限定范圍,以避免工藝發生偏移。必要時,還可以對制備過程中的細胞進行質量監控,過程中的質量監控與細胞放行檢測相互結合與互補,以達到對整體工藝和產品質量的控制。例如,細胞在體外需要進行基因修飾/改造時,需要關注基因物質的轉導效率、基因進入細胞后的整合情況、細胞的表型和基因型、目的基因的遺傳穩定性、轉導用基因物質的殘留量,以及病毒復制能力回復突變等;細胞在體外進行誘導分化時,需要關注細胞的分化情況、細胞生長特性(如惡性轉化等)、細胞的表型和/或基因型、誘導物質的殘留情況等。


產品的劑型、制劑處方和處方工藝,應根據臨床用藥要求和產品自身的穩定性情況而定。有些細胞治療產品在給藥前需經過產品成分物理狀態的轉變、容器的轉換、過濾與清洗、與其他結構材料的聯合,以及調整給藥劑量等操作步驟,這些工藝步驟的確定也應該經過研究與驗證,并在實際應用中嚴格執行。


(四)質量研究與質量控制


1.質量研究


細胞治療產品的質量研究應選擇有代表性的生產批次和合適的生產階段樣品(如初始分離的細胞、制備過程中細胞或成品等)進行研究。質量研究應涵蓋細胞特性分析、功能性分析、純度分析和安全性分析等方面,并且根據產品的自身特性可再增加其他相關的研究項目。


細胞特性研究應根據不同類型細胞的特征進行研究,如細胞鑒定(基因型、表型等)、分化潛能研究、表面標志物的表達、生物學活性、對外源性刺激的應答和表達產物的定性與定量的研究等方面。對于預期產品為多種不同類型或不同基因型/表型細胞所組成的混合物時,建議對細胞的混合特性進行鑒定研究和定量質控。


功能性分析方面,應針對細胞的性質、特點和預期用途等,建立功能性研究的方法,并用于研究與分析。研究中應考慮到產品的作用機制(比如細胞直接作用、細胞分泌因子作用或是其他),結合臨床應用的適應癥或其他可替代的指標建立合理、有效的生物學效力檢測的方法。


細胞純度方面,建議檢測活細胞百分含量、亞細胞類別百分含量等;如果細胞進行了基因修飾/改造或分化誘導,建議檢測功能性細胞的比率。建議根據臨床應用的風險情況考慮對其他非目的細胞群體進行定性和定量的研究與/或質量控制。


安全性相關的研究應根據細胞來源和制備工藝過程的特點考慮,可選擇針對外源性因子、細胞惡性轉化的可能性、成瘤性和致瘤性、相關雜質、病毒載體回復突變等方面開展研究。相關雜質研究中應包括工藝中引入的雜質(如蛋白酶、分化誘導試劑、病毒載體、微珠等)和產品相關的雜質(如細胞非預期表達的產物、死細胞殘余和其他可能的生物降解產物等)。


2.質量控制


研究者需建立細胞治療產品的質量控制策略。建議采用中間樣品的質量檢驗和終產品放行檢驗相結合的機制。檢定項目應當建立在產品質量研究以及對生產工藝和生產過程充分理解的基礎之上,同時兼顧產品的特性和當下的科學認知與共識。隨著研究的不斷深入(如從臨床前階段進行至臨床階段),工藝相關信息應逐漸獲得累積,檢驗方法應逐步完善,以適應各階段的質量控制要求,建議確證性臨床試驗用樣品的質量控制與商業化生產時的質控要求保持一致。質量控制一般應考慮鑒別、生物學效力、純度、雜質、細胞數量(活細胞數、功能細胞數等)和一般檢測(如無菌、支原體、內毒素、外觀、除細胞之外的其他外源性異物等)等。驗收標準的制訂應以臨床前研究批次、臨床研究批次和驗證批次中檢測獲得的數據,以及其他相關數據(如經驗、文獻報道和穩定性研究等)確定。


當放行檢驗受到時間限制時,可考慮加強工藝過程中的樣品質量監控,將過程控制與放行檢驗相結合,通過過程控制簡化放行檢驗。以上操作應經過研究與驗證,并附有相應的操作規范。建議盡量在產品臨床應用前完成全部放行檢驗,當有些放行檢驗結果可能后置時,應對可能出現的非預期檢驗結果制訂處置方案。為對產品進行回顧性分析或進一步分析,建議研究者根據產品自身特點,并參照《藥品生產管理規范》中的要求進行留樣備查。


一些細胞治療產品在給藥前還需經過一系列操作步驟,研究開發時應開展模擬給藥過程的相關研究。如果該操作在醫療機構開展,產品生產者應明確操作步驟和注意事項,以指導臨床醫護工作者正確操作使用。建議在給藥前完成操作后對最終產品進行質量核準,如細胞形態、活細胞數及比率、顏色、除細胞之外的其他外源性異物等,以及操作步驟的復核和標簽核對等。


放行檢驗用方法應經過研究與驗證,特別是對于建立的新方法應進行全面的驗證,對于藥典中收錄的方法應進行適用性的驗證。對于有效期短和樣本量小的產品,可采用快速、微量的新型檢測方法。研究者應對新型檢驗方法與傳統檢測方法進行比較和評估,必要時,在產品放行檢驗時可以采用兩種檢驗方法進行相互驗證。


(五)穩定性研究


細胞治療產品的生產建議采用連續的工藝,對于生產過程中需要臨時保存的樣品應進行穩定性研究,以支持其保存條件與存放期。細胞治療產品穩定性研究的基本原則可參照一般生物制品穩定性研究的要求,并根據產品自身的特點、臨床用藥的需求,以及保存、包裝和運輸的情況設計合理的研究方案。應采用具有代表性的細胞樣本和存儲條件開展研究。其中,需要特別關注細胞治療產品的運輸穩定性研究和使用過程中的穩定性研究等,應開展研究證明在擬定的存儲條件下,細胞治療產品的質量不會受到運輸、使用中或其他外界條件的影響。應根據產品自身的特點和存儲條件等方面,合理地設計穩定性考察的項目和檢測指標,例如,冷凍儲存的樣品或產品一般應模擬使用情形(如細胞復蘇過程)開展必要的凍融研究?疾祉椖拷ㄗh涵蓋生物學效力、細胞純度、細胞特性、活細胞數及比率、功能細胞數和安全性相關的內容等。


(六)容器和密閉系統


為避免由于存儲而導致的產品質量發生非預期變化,研究者應對細胞治療產品生產過程中的樣品和/或成品保存用的包裝容器和密閉系統進行安全性評估和相容性研究,以說明其使用的合理性,例如密封性研究、冷凍儲存適應性研究等。


細胞治療產品生產過程中可能涉及樣品與容器短暫直接接觸的步驟,如采集的組織或細胞、制備過程中的細胞、成品回輸等步驟,研究者應對使用的容器進行安全性評估或接觸的相容性研究等。


對于運輸用的次級包裝容器(非直接接觸細胞)或材料也應經過驗證,如對其遮光性、密封性和抗擊機械壓力等方面進行研究和驗證。


五、非臨床研究


(一)一般原則


1.研究評價內容


由于細胞治療產品的物質組成及作用機制與小分子藥物、大分子生物藥物不同,所以傳統、標準的非臨床研究評價方法可能不完全適用于細胞治療產品。細胞治療產品的非臨床研究評價內容取決于細胞類型及臨床用途,與細胞來源、種類、生產過程、基因修飾/改造、處方中非細胞成分等因素密切相關,還與研發計劃及相應的臨床試驗方案有關。由于細胞治療產品種類繁多,不同產品其治療原理、體內生物學行為、臨床應用存在差別和不確定性,因此,對不同產品的研究評價應遵循“具體情況具體分析”的原則;同時,人用藥品注冊技術要求國際協調會(ICH)頒布的《生物技術藥品的非臨床安全性評價指南》(S6)可為細胞治療產品的非臨床研究評價提供參考。


2.受試物要求


非臨床研究評價試驗應盡可能使用擬用于臨床試驗的細胞治療產品;用于進行非臨床試驗的受試物,其生產工藝及質量控制應與擬用于臨床試驗的受試物一致(如果不一致應給予說明,并評估其對預測人體反應的影響)。


(1)人源的細胞治療受試物參考本指導原則的藥學要求;

(2)如果由于相關動物選擇的限制,可考慮使用動物源

替代品進行非臨床研究評價;動物源替代品應與人源的細胞治療受試物的生產工藝及質量標準盡可能相似,并提供必要的比較數據以確認替代品的質量屬性?煽紤]如下對比:

①組織或樣本獲取的程序;

②細胞識別、分離、擴增以及體外培養程序;

③細胞生長動力學參數(例如細胞倍增時間、細胞生長曲線、細胞增殖高峰時間);

④表型和功能特性(比如生長因子和細胞因子的分泌,細胞群體特異性表型/基因型標志);

⑤終產品配方/細胞支架種植方式(如果有);

⑥終產品的儲存條件及細胞活力;

⑦動物替代細胞作用方式與終產品細胞作用方式的異同。


非臨床試驗受試物和臨床用樣品的異同均應在新藥申報時予以說明。


3.動物種屬選擇


非臨床研究評價應選擇合適種屬的動物進行試驗,所選動物對細胞治療產品的生物反應與預期人體反應接近或相似。動物模型選擇需考慮以下幾個方面:

(1)生理學和解剖學與人類具有可比性;

(2)對人體細胞產品或攜帶人類轉基因的細胞產品的免疫耐受性;

(3)臨床給藥系統/流程的可行性,轉運特定劑量的細胞到治療靶點的可行性;

(4)免疫缺陷動物的適用性,對產品進行長期安全性評估的可行性。

免疫功能正常的動物給予人源細胞時可能出現免疫應答反應,此種情況下,可考慮采用以下模型開展非臨床研究:

①給予免疫抑制劑于具有免疫能力的動物;

②遺傳性免疫缺陷動物;

③人源化動物;

④在免疫豁免部位給藥;

⑤或者以上形式的組合。


某些情況下,也可采用動物源替代品進行評價。


鑒于細胞治療產品的特性,如產品效應持續時間長、在體內持續存在、在細胞治療產品與疾病環境間復雜的作用機制、侵入性的給藥途徑等,也可考慮采用疾病動物模型進行非臨床研究。


4.給藥方式(途徑)


非臨床研究評價中,細胞治療產品的給藥方式應能最大程度模擬臨床擬用給藥方式。如果在動物試驗中無法模擬臨床給藥方式,臨床前研究中需明確替代的給藥方式/方法,并闡明其科學性和合理性。


當使用特殊的給藥裝置給藥時,非臨床試驗采用的給藥裝置系統應與臨床一致。


5.受試物分析


應提供受試物分析數據。


細胞治療產品在給藥前可能還需經過一系列操作步驟,在完成操作后需對受試物進行質量檢測,檢測指標包括細胞形態、總活細胞數、細胞存活率、顏色、除細胞之外的其他外源性異物等。


(二)藥效學研究


藥效學研究應采用可靠的方法驗證細胞治療產品的基本治療機理,確定生物學效應標志物。試驗設計應考慮細胞治療產品的作用機制、疾病周期長短以及給藥方式等因素,結合細胞治療產品的特性和存活時間。建議采用相關的體外和體內模型完成細胞治療產品的藥效學研究。


(三)藥代動力學研究


藥代動力學研究應能闡明細胞的體內過程以及伴隨的生物學行為,應根據細胞治療產品類型和特點選擇合適的動物模型,一般考慮雌雄各半。根據研究目的及檢測指標的臨床價值,建立合適的生物分析方法并對方法進行必要的驗證。藥代動力學研究要關注目標細胞在體內的增殖、生物分子的表達和/或分泌,以及與宿主組織的相互作用;相互作用還包括細胞治療產品的非細胞成分(輔料成分)及分泌的生物活性分子引起的相關組織反應。藥代動力學研究內容包括但不僅限于以下方面:


1.細胞的分布、遷移、歸巢


應采用一種或多種合適的細胞追蹤方法評價細胞產品的分布、遷移、歸巢及其存續和消亡特性,并闡述方法的科學性。細胞治療產品的分布及存續時間是影響細胞治療產品有效性和安全性的最重要因素,應進行動態觀察,必要時觀察直至這些細胞的消失或功能喪失?蛇x擇的技術方法有影像技術、PCR技術、免疫組化技術等,試驗設計需要考慮技術方法的適用性和優缺點。


2.細胞分化


細胞在分布、遷移和歸巢后進一步分化為功能細胞發揮其治療作用或功能衰退;對于細胞產品分化的程度及其后果(功能化或去功能化、安全參數),可應用體外方法和動物體內方法進行定量或定性評價研究。


3.對于經基因修飾/改造操作的人源細胞的特殊考慮


對于基因修飾/改造的細胞,除上述要求外,還需對目的基因的存在、表達、以及表達產物的生物學作用進行必要的研究,以體現基因修飾/改造的體內生物學效應。


(四)安全性研究評價


1.GLP遵從性要求


細胞治療產品的安全性研究評價應遵從《藥物非臨床試驗質量管理規范》(GLP)。對于某些在非GLP狀況下開展的研究或檢測,應予說明并評估非GLP對試驗結果可靠性、完整性及對細胞治療產品總體安全性評價的影響。


2.安全藥理學試驗


細胞在體內分泌的活性物質可能會對中樞神經系統、心血管系統、呼吸系統的功能等產生影響;細胞本身分布或植入于重要器官,細胞治療產品的處方成分等也可能影響器官功能。因此,對于細胞治療產品應考慮進行安全藥理試驗。如果在毒性試驗中發現有潛在風險,應補充開展有關安全藥理試驗。


3.單次給藥毒性試驗


單次給藥毒性試驗可獲得劑量與全身和/或局部毒性之間的劑量-反應關系,有助于了解其毒性靶器官,也可為重復給藥毒性試驗的劑量設計提供一定的參考。由于細胞治療產品能夠長時間地發揮功能或誘導長期效應,因此單次給藥的觀察時間應考慮細胞或者細胞效應的存續時間,一般應長于單次給藥毒性試驗常規的觀察時間。


4.重復給藥毒性試驗


試驗設計應包含常規毒理學試驗研究的基本要素,并結合細胞治療產品的特殊性來設計,以期獲得盡可能多的安全性信息。

動物種屬選擇:根據產品的不同特性,采用能夠對細胞治療產品產生生物學活性的動物種屬進行重復給藥毒性研究。一般情況下應采用雌雄動物進行試驗。如無相關種屬可開展非臨床研究時,非相關種屬的動物試驗對評價生產工藝過程、全處方的安全性及非靶效應也可能具有價值。


劑量組設計:參考“《藥物重復給藥毒性研究技術指導原則》”,需設計多個劑量水平、包含臨床擬用劑量范圍和最大可行劑量,并結合處方組成及生產工藝,設置合適的對照組。


觀察指標:除常規觀察指標外,需結合產品特點,選擇合適的觀察指標,盡可能包括形態學與功能學的評價指標,如行為學檢測、神經功能測試、心功能評價、眼科檢查、異常/異位增生性病變(如增生、腫瘤)、生物標志物、生物活性分子的分泌、免疫反應以及與宿主組織的相互作用等。


5.免疫原性和免疫毒性試驗


細胞治療產品或細胞分泌產物需要研究其潛在的免疫原性,免疫原性研究可參考最新版技術研究指導原則;此外,還需關注細胞治療產品誘導產生的免疫毒性。


6.致瘤性/致癌性試驗


細胞治療產品的致瘤性/致癌性風險取決于產品中不同細胞的分化狀態、生產過程中采用的細胞培養方式引起的生長動力學改變、基因修飾/改造細胞的轉基因表達(例如多種生長因子)、誘導或增強宿主體內形成腫瘤的可能性以及目標患者人群等,需要根據以上特點進行綜合考慮。


目前,如何選擇致瘤性/致癌性研究的動物模型尚未達成科學共識。致瘤性/致癌性試驗應采用臨床擬用產品進行試驗。致瘤性/致癌性試驗需確保細胞可在體內長期存活以考察是否有潛在腫瘤形成。試驗設計需注意以下方面:(1)合適的對照組(例如陽性對照、空白對照);(2)每組需有足夠的動物數量,使腫瘤發生率的分析滿足統計學要求;(3)需包含最大可行劑量;(4)受試物應到達擬定的臨床治療部位;(5)足夠長的試驗周期。


由于免疫排斥反應,人源細胞治療產品的致瘤性/致癌性試驗可考慮使用免疫缺陷的嚙齒類動物模型進行。


7.生殖毒性試驗


細胞治療產品的生殖和發育毒性評價主要是取決于產品的特性、臨床適應癥以及臨床擬用人群,應根據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8.遺傳毒性試驗


對于人源的細胞治療產品,如果該產品與DNA或其他遺傳物質存在直接的相互作用,需進行遺傳毒性試驗。


9.特殊安全性試驗


根據細胞治療產品的特點與臨床應用情況,應考慮對局部耐受性、組織兼容性及對所分泌物質的耐受性進行評估。


10.其他毒性試驗


對于采用基因修飾/改造的細胞治療產品,需關注有復制能力的病毒的產生和插入突變,特別是致癌基因的活化等特性帶來的安全性風險。具體要求可參見相關的技術指導文件。


六、臨床研究


當細胞治療產品進入臨床試驗階段時,應遵循《藥物臨床試驗質量管理規范》(GCP)的要求。臨床試驗的研究內容原則上應包括臨床安全性評價、藥代動力學研究、藥效學研究、劑量探索研究和確證性臨床試驗等。根據不同細胞治療產品的產品性質,可酌情調整具體的試驗設計。


鑒于細胞治療產品特殊的生物學特性,在臨床試驗研究中,需要采取不同于其他藥物的臨床試驗整體策略。為了獲得預期治療效果,細胞治療產品可能需要通過特定的手術措施、給藥方法或聯合治療策略來進行給藥。因此,在臨床試驗方案設計中應一并考慮。


細胞治療產品很多特有的性質也會影響其臨床試驗的設計,包括產品特性、生產特點以及臨床前研究的結果等。


(一)受試者的保護


受試者的選擇需要考慮多方面的因素,選擇宗旨是能使研究受試者的預期風險與潛在獲益經過慎重評估,同時能實現研究的科學目的。


在早期臨床試驗階段,所預期的獲益或風險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對于預期作用持久或永久以及侵入性給藥等高風險特點的細胞治療產品,在試驗中應選擇預期治療可能獲益的患者。


選擇患者作為受試者時,應充分考慮患者疾病的嚴重程度和疾病的不同階段以及現有治療手段,如果不能獲得有效的治療,特別是不可治愈性疾病重度致殘和危及生命時,患者接受細胞治療臨床研究是合理的。同時應確定并減小受試者可能承擔的風險。

在受試者的選擇中,還應關注,如果患者將來需要通過細胞、組織或器官移植治療該或其他疾病,異體細胞治療產品誘導產生的抗體可能會影響到移植的成功率。


受試者選擇可能會影響臨床試驗的風險和獲益,應盡可能減少風險、提高分析結果的能力,并增加對個體受試者和社會的獲益。

對受試者可能帶來的風險和獲益應在知情同意書中給予充分表述。


(二)藥效學


即使受試的細胞治療產品的作用機制尚不清晰,但對其主要的作用應有所了解。


在早期臨床試驗中,通常其主要目的是評價產品的安全性,常見的次要目的則是初步評估產品有效性,即藥效學評價。評估指標為可能提示潛在有效性的短期效應或長期結局。這些概念驗證數據可以對后續的臨床開發提供支持。在細胞治療產品的活性評估中,可以包括基因表達、細胞植入、形態學變化和其他生物標志物等特殊指標,也可以包括免疫功能變化、腫瘤體積改變或各種類型的生理應答等更常見的指標以及因技術發展可以檢測的指標。


如果使用細胞治療產品的目的是糾正功能缺陷或受損的細胞或組織的生物學功能,則應進行細胞治療產品功能學檢測。如果細胞治療產品的預期用途是修復/免疫調節/替換細胞/組織,并有望能夠終生發揮功能,則相關的結構/組織學檢測指標可作為潛在的藥效學標志物而進行檢測,包括鏡檢、組織學檢測、成像技術或酶活性指標檢測等。


當細胞治療產品包含非細胞成分時,應對該產品進行生物相容性、體內降解速率和生物學功能等進行綜合評估。


(三)藥代動力學


傳統的藥代動力學研究方法并不適合人的細胞治療產品的藥代動力學研究。應盡可能開展細胞治療產品的體內過程研究。臨床試驗中應對研究要求、可能采取的方法及可行性進行討論,并注意在細胞治療產品預期的活性過程中,重點檢測細胞的活力、增殖與分化能力、體內的分布/遷移和相關的生物學功能。


如果需對細胞治療產品進行多次(重復)給藥,臨床方案設計時應考慮細胞治療產品在體內的預期存活時間及相應的功能。


(四)劑量探索


早期臨床試驗的目的之一是探索細胞治療產品的有效劑量范圍。如可能,還應確定最大耐受劑量。


應基于在產品的質量控制研究和臨床前研究中所獲得的結果來確定細胞治療產品給藥劑量,并充分考慮產品的生物學效力。


與小分子藥物不同,細胞治療產品的首次人體試驗起始劑量一般難以從傳統的非臨床藥代動力學和藥效學中評估確定,但其既往臨床使用經驗(如有)可能有助于合理地確定臨床起始劑量。很多細胞治療產品會長期存在于受試者體內或作用時間持久,所以首次人體試驗應采用單次給藥方案,只有在初步了解產品的毒性和作用持續時間之后,才可考慮重復給藥。


細胞治療產品通常采用半對數遞增(100.5倍)的方法來制定劑量遞增方案。給藥劑量增幅的設定應該考慮到臨床前數據中與劑量變化有關的風險和活性以及現有的任何臨床數據。同時應充分考慮細胞治療產品特有的安全性風險,設定足夠的給藥間隔和隨訪時間,以觀察急性和亞急性不良事件。


盡管細胞治療產品的給藥劑量可能取決于患者的個體情況,然而早期臨床試驗所提供的劑量探索研究的證據仍然是確證性臨床試驗中給藥劑量確定的重要依據。


(五)臨床有效性


通常,臨床有效性的確證性試驗應在目標適應癥人群中開展,應有足夠樣本量、合理的對照并選擇具有臨床意義的終點指標。同時,該臨床試驗應能夠提供可產生預期治療效果的臨床給藥方案、治療效果的持續時間以及在目標人群中的獲益與風險。


針對特定適應癥的確證性研究應符合現有的相關技術指導原則。在研究過程中,如果與上述原則有偏離應提供合理的解釋。


可以使用以往經過驗證或普遍認可的指標作為替代終點,該替代終點應具有臨床意義并與治療有效性相關。如果產品的有效性依賴于該產品需要長期維持輸入細胞的生物學活性,臨床試驗觀察時間應按照該產品的預期生物學活性設計,并應提供長期的患者隨訪計劃。


(六)臨床安全性


細胞治療產品的安全性監測應貫穿于產品研發全過程。


應對非臨床研究中出現的所有安全性問題進行分析并提出解決措施,尤其是在缺乏相應的動物模型進行安全性評估或缺乏同源動物模型來預測人與動物在生理學存在差異的情況下的安全性評估。


在確定臨床研究方案和患者目標人群時,應該將細胞治療作為一個整體進行風險評估,如在實施細胞治療產品所需的手術或免疫抑制治療等過程中。


早期試驗中,其主要目的是評價安全性;陲L險考慮,應在首例受試者安全性盡可能充分暴露后再逐例入組其他受試者。安全性評價的一般性監測通常包括癥狀記錄和常規的臨床檢查,具體的監測項目取決于多種因素,如產品的性質和作用機制、研究人群、動物研究的結果和任何相關的臨床經驗。除了針對預期和非預期安全性問題的一般性項目檢查和監測外,還可以針對細胞治療產品的特定預期安全性問題進行評估。如急性或遲發性輸注反應、細胞因子釋放綜合征、自身免疫反應、移植物失功或細胞治療產品失活、移植物抗宿主反應、伴發惡性疾病、供體傳染性疾病的傳播、病毒重新激活等。申請者應該收集臨床試驗中的所有不良事件。


在細胞治療產品的確證性臨床試驗及上市后階段,除一般的癥狀記錄和常規的臨床檢查外,還應注意一些重要生物學過程的改變,包括免疫應答、免疫原性、感染以及惡性轉化等。


由于細胞治療產品的藥理學活性可能起效緩慢或者延遲,因此,無論受試者是否接受了整個治療方案,都應該持續監測安全性和藥理學活性。對于預期具有長期活性的產品,應對患者進行隨訪以確定治療產品的長期有效性及充分暴露產品相關的安全性問題。隨訪持續時間應能提供初步的有效性證據和該產品的活性持續時間,并應考慮該產品是否引起遲發型安全性問題等因素。


基于風險考慮,建議開展重復給藥產品的臨床安全性研究。確定最大安全劑量時應該考慮到重復給藥的可能性。


在細胞治療產品臨床試驗中,不良反應的頻率或嚴重程度存在相當大的不確定性,因此,臨床試驗方案應該包括停止標準,風險評估方案,并成立獨立的數據和安全監察委員會。


(七)風險管理方案


在制訂風險管理方案時,應闡述常規藥物警戒及產品的可追溯性。同時應考慮細胞治療產品在給藥、個體化制備、特殊處理(如有效期短暫)或輔助治療中可能帶來的療效和安全性差異。作為風險管理的一部分,應制定規范可行的標準操作規程。

細胞治療產品可能需要特定的長期研究來監測特定的安全性問題,包括失效。應對長期安全性問題,如感染、免疫原性/免疫抑制和惡性轉化進行評估。需要有足夠的隨訪時間以評價其安全性。


在現階段,對高風險的細胞治療產品,患者的隨訪時間應足夠長,甚至終身隨訪。隨著對細胞治療產品認識的增加,可延長或縮短隨訪間隔時間。


根據細胞治療產品的生物學特性,可能需要開展特定的流行病學研究。


七、名詞解釋


原材料(Raw materials):指生產過程中使用的所有生物材料和化學材料,不包括輔料。


生產過程細胞(Ancillary cells):系指用于制備病毒載體等,起到包裝輔助作用而不回輸給受者的細胞。


細胞批次(Cell batch):系指取自個體的一次采集的細胞,經生產全過程制成的終末細胞培養物或收獲物。


成瘤性(Tumorigenicity):系指細胞接種動物后在注射部分和(或)轉移部位由接種細胞本身形成腫瘤的能力。即接種的細胞自身形成腫瘤的能力。


致瘤性(Oncogenicity):系指細胞裂解物中的化學物質、病毒、病毒核酸或基因以及細胞成分接種動物后,導致被接種動物的正常細胞形成腫瘤的能力。即接種物(細胞和/或裂解物)促使正常細胞轉變為腫瘤細胞的能力。



來源 | 中國食事藥聞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